难堪至极!地主女儿的新婚之夜是怎样渡过的?(图)

2017-12-29 06:39 桌面版 正體 22
    小字

中共在土改运动中召开批斗地主大会。(网络图片)
中共在土改运动中召开批斗地主大会。(网络图片)

自珍是村里的一朵村花,长得非常漂亮,人见人爱。但是她是一个地主的女儿。

熬到25岁上,她终于找了一个地主的儿子,男的身子高大结实,皮肉白净,县一中初中毕业,很有点书生味道。第一次见面。自珍就喜欢上了。

那一日,她忘记了他是地主的儿子。

经双方所在村的革命委员会同意,他们定于1968年10月6日结婚,那正是“文化大革命”掀起高潮的时代。

没有任何声张。自珍撑着一把红油纸伞。遮住自己上半个身子。不声不响地离开了她家。娘噙着泪送她,一直送到途中的一条小河边。娘一再叮咛女儿,“到了人家屋里。里里外外不要乱讲话,”

临近男方家门,一派冷静,连个爆竹都不敢放。自珍一抬头。看见门前贴着用白纸写的对联:

一对地主儿女不许乱说乱动;

两个反动后代只准老老实实。

横批是,改造到底。

走进屋里。新郎一脸元奈,颇为尴尬地坐在一旁,阿公阿婆强做笑脸;拿过自珍的油纸伞,将她迎到新房里。自珍坐在床沿上,泪水满眼。

新房里贴着一张毛画像,安着一个宝书台,宝书台上用红绸布捆着一本毛著作乙种本和一本《毛XX语录》。

自珍望着墙上的毛像,木木地发呆。

晚上,大门前聚集着一群细伢子,放肆而有节奏地念着门上的对联。

一家人大气都不敢出,默默地听着。自珍忙用双手捂住耳朵。

阿公端出自家炒熟的包谷子和葵瓜子,一人一把,将细讶子们打发走了,门前一时安静了,全家人松了一口气。

阿公轻轻地把大门关上,大家拥进新房里,尽其所能地安慰新娘子。

自珍没说什么,羞涩地笑了笑。也算是对全家人的一点安慰,这时,有人喊门,全家人顿时紧张起来,面面相觑。

门打开,拥进十几个年轻人,嚷着要喝茶,为首的是大队民兵营长,脸相凶凶的,新郎新娘慌忙从新房来到茶堂屋,并排站立着。勾着头,等候发落。

阿公阿婆赔着笑脸忙着给各位客人倒茶散烟,民兵营长首先发话了:“今晚是你们人生的大事,在这样一个重要时刻,你们应该斗私批修,往灵魂深处爆发革命。与剥削阶级思想彻底决裂!”

阿公阿婆立在一旁连连点头称是,新郎新娘勾着头不做声。有人提议,“叫新郎新娘背毛语录。”众人齐声叫好。

新郎背了起来,“最高指示──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扫除万难,去争取胜利。”

“你们不能背这条语录,”有人喊道,“要背适合你们自己的语录,”新郎望望大家,满脸的痛。

“快背,和新娘一起背!”

新郎拉拉新娘的衣角,新娘轻轻地说,“你先起个头。”

“伟大领袖毛XX教导我们说──凡是反动的东西,预备起!凡是反动的东西,你不打它就不倒。这也和扫地一样。扫帚不到,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。”

分享到:

看完这篇文章觉得

评论

畅所欲言,各抒己见,理性交流,拒绝谩骂。

留言分页:
分页:


Top